要变成红矮星!!

Cling

coffee and tv时期的狂想

-
Graham到哪里去了?每个人都在问。最开始Damon还能耐心地告诉他们:他也不知道,也许Gra现在有别的急事,所以没办法来这次录音;是的,他会问问Gra的。到后来,他受不了这样的问题了。我他妈的也不知道!他有必要向我汇报他的一切行踪吗?!也许他他妈的现在又躺倒在哪个酒吧后巷,脸对着下水道呕吐,我他妈的又能怎么办?太多愤怒即将喷涌出来,冲开他努力维持的和平表象。

但Damon没有真正吼出来过。他依然在所有涉及Graham的问题上表现得彬彬有礼无可挑剔,并在别的琐事上大发脾气。Alex,这段烂透了;Dave,这节奏不该是这样;这不是我想要的,那也不是我想要的。这一切都他妈的糟透了,我们他妈的在干什么?

那究竟什么才是Damon想要的呢?就连Alex和Dave都一清二楚,他一向对自己诚实,不可能装作不知道。每天收工后他凶猛地抽烟,深吸一口气火星就烧到了指节。等到肺部滤出了所有的白烟后,Damon扔掉烟头,在包里翻出移动电话。他一条条听语音信箱,大多在听了一秒后又挂断。Damon在等的号码已经很长时间不再主动发来任何讯息,但他只是需要再确认一下。沉默地翻完语音信箱后,Damon蹲坐在录音室门口打几个电话,然后再点上一根烟,走进伦敦喧哗的人群里。
_
像是一记没办法挥出的重拳:Damon有太多想质问的,想吼叫的,想表白的;可是Graham的眼神已经不再停留在Damon身上了,灵魂也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现在Damon眼前的是一个行走的酒瓶,是包一点就燃的火药。那么Graham去哪了?
_
“嘿,看看又是谁来了。伦敦的黄金男孩——Damon Albarn!”Damon推开酒吧的门,就听到Graham用他酒后一贯的喜悦语调喊叫着。他寻声望去,一个喝醉的Graham就瘫倒在吧台上,手里还挥舞着一个半空的酒瓶。
Damon不应该感到恼火的,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就像Graham没办法控制酒瘾一样,Damon也没法让自己习惯这个。“瞧啊,他正向我们走来——哦他看起来很愤怒:记者和观众喜欢愤怒的名流们——因此我们要给Damon Albarn加一分!哦他更生气了!越来越近了!”Damon和酒吧的老板点点头算是招呼过,然后转身朝着Graham伸出手臂。“肢体冲突—小报爱你Damon!再加一分!再加一分!Damon Albarn胜利了!”Damon无视了他的胡言乱语,扛起一个不停扭动的Graham从后门离开,等待William开车把他们俩送回家。

-
如果那辆保养良好的老爷车没能及时出现,Damon就要再多忍受一会Graham的喋喋不休。通常是针对Damon的抱怨或者讽刺,或是些无意义的自言自语,还有时Graham会把矛头对准他自己。偶尔Damon会站在他身边看他狂热地原地打转并不停念叨,但大多数时候,他只是疲倦地用手臂困住一个狂躁的Graham,而Graham的嘴唇上有个开关,只要Damon没停止吻他,他就会安静地待在Damon怀里,直到William和他心爱的车终于出现,将他们从路灯下颗粒状的夜色中带走。

-
Graham被酒精和自我厌弃掳去了,只留下一个让Damon无法攻克的硬壳。

-
我他妈的恨自己的人生,你知道吗?Graham对着路灯柱念叨;我很累了,我受不了了。Damon不得不在他撞向坚硬的金属制灯柱前用手掌护住他的额头。Damon的骨节撞出沉闷的声响,叹息却轻不可闻。我会带你回家的,Gra,别急,我们马上就回家了。Damon的嘴贴在Graham耳后,说话时落下细小的亲吻。

-
家?回家?回到哪里,Graham堆满了鞋和杂物的住宅,还是Damon和Jamie分享的脏乱公寓?或者是巡演巴士里毫无隐私可言的上下铺,goldsmith或East15里他们共享过的吵闹的学生宿舍,亦或是更早,当他们还在科尔切斯特的时候,那拥有小花园的中产阶级住宅里的某个房间,某个他们说些没营养的空话或者未来畅想的房间,在那里他们度过了各自的整个青春。

-
“去Graham的房子吧,我那里不太方便:Jamie今晚大概还有party要开…”Damon拦腰将Graham塞进了车子里,自己也坐了进去。William耸耸肩,“又是你照顾他?”“还有谁呢?”Damon给Graham系好安全带,笑着揉了揉他已经乱七八糟的头发。Graham发出不赞同的哼哼声,又开始亢奋地对William说话。William没理会Graham的醉话,从后视镜里盯着Damon:“你知道不是非你不可。Alex,Dave,还有我,都很愿意…”“不,这不一样。”Damon温和地打断他,“必须是我。”William叹口气,“明早的录音Graham来吗?”“会来的。”Damon语气笃定得不容怀疑,于是William也不再多问。一路上Graham都在亢奋地说话,也挽救不了剩下两人的安静。

-
说起来奇怪;Damon把一个扭动的Graham扛进房子里时自顾自地想,他们第一次做爱既不是在科尔切斯特时,也并非发生在纵欲的大学时光,甚至不是在疯狂的巡演途中。反而是他俩不再像以前那样毫无芥蒂之后,他们开始寻找一切机会接吻。

-
他们第一次做爱那天,Graham像以往一样,喝醉了躺在路边。Damon带他回家时,他在自家门口吐了自己一身,Damon不得不把他塞进浴缸里,扒掉他的脏衣服。Damon打开花洒给Graham洗澡,而Graham就直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

以前Damon也没少看过Graham的裸体,可能要怪罪于裸泳的习惯;但没有哪一次气氛会如此古怪。Graham看他的眼神像是他穿过Damon看到了别的什么,而Damon的视线黏滞在他湿润的嘴唇和苍白的皮肤上。

如果Graham保持当时的状态,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这样让Damon过于缓慢地给他冲完澡然后扶上床,也许并不会发生什么。但这时候Graham突然弯起眼睛笑了。他向Damon扬起脸索吻:Damon毫无办法,只能低下头去吻他,然后被Graham湿漉漉的手臂勾住脖子,拖进逃避许久的欲望里。

-
Damon撞进Graham身体里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喜悦还是该悲哀。Graham因为疼痛而闷哼,头埋进Damon肩膀;而Damon扳过他的脸和他接吻,Graham的舌头缠上他的,一瞬间让Damon感到无比虚幻。

“你有张像大洗衣机一样的嘴巴,”Graham曾经告诉他,“你的舌头太大了。”而现在他温顺地张开嘴和Damon湿漉漉地亲吻,两腿在Damon后背合拢。Damon几乎要错觉这是一个过于真实的狂想,下一秒Graham就会像烟雾一眼散去,氤氲在浴室的蒸汽里。

而每次Damon进入Graham时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喜悦还是悲哀,喜悦是由于他实实在在地拥有Graham,但Graham也许不过是喝得太醉了。

-
这就是为什么必须是Damon:Damon不会去想如果那天是别人找到了醉酒的Graham,事情又会怎样发展。必须是他也只能是他找到Graham,他不允许其他任何假设。

-
“kiss kiss…”Graham又开始嘟嘟囔囔地说话。他头埋在Damon颈窝,卷发在Damon下颌处磨蹭。Damon把门关上,然后认命地把Graham撑在门上接吻。Graham只是舔了舔Damon的嘴唇,Damon就硬得发疼。这不太公平,Graham对Damon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而Damon却不能确定反过来是否还是个真命题。但本来也没什么公平可谈,Damon不傻,他明白这个道理。他可不奢求什么其他的:只有眼下Graham喘息着叫他名字的声音和他在Damon手掌下颤抖的身体才是真实的。

他真的没在欺骗自己。他想做的一切不过是留住Graham,就像他死死抓住无所顾忌的青春时代的影子一样。他的手提电话一直在响,想来是Jamie打的电话,大概是问他还来不来参加party,还要不要给他留个妞。但此时Graham在他身边,哪怕不过是一个难以攻克的伪装硬壳,Damon也不想离开。

-
他们没讨论过性。第二天Graham醒的时候Damon往往已经做好了早饭,沉默地坐在餐桌的另一端,等Graham吃完,然后紧紧地牵着他的手,直到开车抵达录音室楼下。

Damon只是太害怕了。

-
有一次Damon在脏乱公寓的party上磕嗨并喝醉了,打了几个愚蠢的电话——那天Graham清醒地参加了录音,Damon失去了再追着他到他的房子里的理由。Damon自己都不记得这发生过,直到后来某天Graham的醉话不小心泄露了秘密。

“哦Damon你就是个傻子,”Graham叽叽咕咕地笑,打了个酒嗝,“我不会离开的,除非你们让我走。”喝酒后的胡言乱语按理说不该给人带来任何真实的安慰,但是,感谢上帝——如果上帝确实存在的话。Damon真的需要听到这个,哪怕是酒鬼的醉话。

-
这天Graham罕见地比Damon起得还要早些。Damon睡眼朦胧地摸到身边一团空被子时惊得清醒了大半,一下子从床上撑起来后发现Graham正坐在地毯上翻动着一摊稿纸。

我写了首歌,Graham低头躲避Damon的视线,我想也许可以放到新的专辑里。Damon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这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所以他只是说,太好了,但在我看这首歌之前,我们先来喝杯咖啡吧。

也许那首歌是用来和他告别的,又也许会很好,那是首甜美的情歌。至少在真相揭晓之前,他和Graham总还有一杯咖啡的时间。

-Fin-




感谢 @ComeOnBabyBlue ,如果不是您不嫌弃我,这篇文也要烂我手机里了。今天也是快乐单恋的一天(神经病)



评论(5)
热度(41)

© 来年想做五彩鸡的非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