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级废话家,人物小论文专业户

【EC】【原作向】No Distance Left To Run(1)

Erik pov 这篇比较没有那么有cp感?(我怎么就喜欢写这种东西)(感觉会掉粉) 后半段写到失去灵魂,请在合适的时候点×退出。

summary:擦亮你的眼睛,Erik告诉自己,因为人有的时候可以变得很残忍,如同利齿割喉的恶狼一般① 。   他曾经在短短的一瞬想要信任别人,最后结局并不太好②。所以他一般会提前安排,而最坏的结局一定会被料到。但Charles最擅长的就是用他英国式的温和缓慢地逼近Erik,直到他无处可逃,除了燃烧别无他法。            

     你的所有梦想都是当你被镜子与剃须刀束缚时所做的③。Erik那时15岁,下巴上第一次现出了胡须。不是他自己发现的:Klaud Schmidt惯例在早上的时候看军人把他从隔板里拖出来带进实验室,即使这已经进行了六年,但仍然不会让人觉得乏味。Erik不是一个会屈服的人——他当然知道有时候如果他稍微低下头,他的生活就会改善很多,也许——但他就是不肯。所以每天早上他都会有层出不穷的主意来折磨这些军人,用尽全力挣扎像是第一次感受这种暴行。实在是有趣极了——有时候Klaud Schmidt会大笑,像是看了一出极为精彩的滑稽剧。“Bravo!”他装腔作势地鼓着掌,居高临下地看着脸被踩进泥水里的Erik。他其实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的——他知道只要用对药片,Erik的能力就会短暂消失;可他不想丢失这么有趣的娱乐项目。他笑够了便会停下,自己也觉得没趣似的怂怂肩,表情一贯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今天早上的节目结束了,走,带他去实验室锻炼一下吧。”他口吻随意地发号施令,又转头吩咐别人把地上那些被Erik杀死的军人尸体拖走,便大跨步先行离开了。   那天也是一样,实验应该是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因为Klaud Schmidt看起来出人意料地开心。他没有急着给Erik布满针眼的手臂上再来一下子,也没有急着将各式电极黏在Erik的头顶。相反,他只是戴着他的胶皮手套坐到Erik的脑袋边上,用力地拍了拍Erik的脸:“哦,”他的声音里洋溢着故作姿态的惊讶,“我们的小Erik长大了!快看呐!”他更用力地拍打了Erik的下巴,Erik的牙齿撞在一起,脑子里嗡嗡作响,“你都长胡子了!Schmidt叔叔好高兴啊!”
  
   胡子。璜管和鼓点的声音④。他眼前是一片斑驳的粉色,然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见过胡子的。纳粹们整齐划一的一字胡,除此之外便没有了⑤。以后他——如果还有以后的话——他不想要一字胡。他觉得那样会让自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上至少十岁。他大概会把它们都刮掉,就像他见过的那些尸体一样,变成下巴上刺喇喇的短短青色。 实验结束之后Klaud Schmidt嘲弄般扔给了他一把剃须刀,他不应当这样做;刀片很危险,Erik也很危险。但他仍然要这样做,不是因为他没有考虑到,他都明白,但是他知道Erik办不到。他不担心Erik会自杀——“那小畜生做梦都想杀了我,在我死之前他不会了结自己的;而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这个杂种干掉。”Klaud Schmidt曾经在一次实验的间隙告诉他的同伴,语气友好得像是在讲一个睡前故事。他更不会担心Erik会控制刀片做什么——他没那个能力,他控制不好。曾经发生过一次,Erik怒吼着控制手术刀想让它刺向Klaud,但他的愤怒燃毁了它,精钢制作的刀具在高温中升华。而Klaud Schmidt从头至尾只是坐在一旁观望,看着惊慌失措的同事和痛苦嚎叫的Erik,架着脚喝一杯酒。

  就像他从头至尾都知道Erik是个什么人,只能是个什么人似的。Erik捏紧了刀柄,绝对不要唯唯诺诺地站着⑥,他告诫自己,发现那不知道从何源起的怒火又在他喉咙里烧起来了。

不是个好时机,他这样抚慰自己。下午他搬运犹太人尸体的时候仍然在为早上他没有将刀片插进Klaud该死的眼球里而后悔。这活,他不太记得了,也许是从十岁那年就开始了,也许是十二岁,十三岁的时候才开始的。他没有日历,对日期的概念已经模糊了。他知道自己十五岁是因为Klaud总会在他生日那天装好心地告诉他:纵然Erik怀疑那究竟是不是他的生日,因为Klaud完全没有理由会知情。最开始他抗拒得要命,大哭大叫还伴随着呕吐。医生们最开始疑心是药物反应,他们生怕Erik死了:他要是就这样死了,上哪去找这样一个实验品呢?后来慢慢发现这不过是人类的普通生理反应,这个工作也就慢慢固定下来了。

将尸体搬进焚尸炉其实是最简单的活计,因为他们已经死了。Erik听说过关于毒气室的事,当你的同胞告诉你可以洗一个暖和的澡,实际上却是用你的死换取短暂的生存时间。他愤怒;他几乎对一切事都感到愤怒。当他看到灰白色的堆积着的尸体时,当他听到死亡之前恐惧的喊叫声时,当他看到天上飞过群鸟时,尤其是在他被逼迫着协助取出尸体上镶金的牙齿,或是任何值点钱的贵金属时。他痛恨这个比搬运尸体更甚,搬运尸体只是个体力活,而这像是掠夺,他像是也变成了那个施虐方。但这天下午,他拖动一具女性尸体时,一个圆形的硬物掉了出来。他捡起那面破碎不堪的镜子,鬼使神差地擦了擦镜面,然后揣进了兜里。他在心中默念着抱歉,然后把女人放在尸堆旁边。

傍晚他躺在自己的隔断里拿出那面镜子。若不是实验室过于光洁的玻璃门中的倒影,他不会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他闭着眼睛,一只手摸到了自己下巴上的软毛,之后才犹犹豫豫地睁开了眼。陌生,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形容他的第一感受的话。乱糟糟的胡须让他看上去尤其像是个被生活压迫的成年人,而不是个青少年。他麻木地抚了抚红棕色的脏兮兮的胡子,掏出他的刀片。

第二天Klaud看到他一脸伤疤,下巴上只剩下红棕色的短绒。他未置可否地拍了拍Erik的肩膀,然后向以往一样大跨步地离开。白天有太多事需要Erik去感到愤怒,他大吼大叫,声嘶力竭;而到了傍晚,他就安安静静地躺下,不太熟练地操作着剃须刀。最开始不过是出于锻炼能力的目的,后来他思考。他以前不常思考;他脑子里全是愤怒。他不是个健康的小孩,过于蓬勃的怒火在他心中滋滋生长勃发,烧灭了一切。要说他生命中有光的话,那必定是火苗迸射的红色光芒,肮脏而又滚烫。

直到他终于没了利用价值。Klaud最终将自己改造成功,然后在一个夜里走得迅速。那时候军队里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惶恐着末路之将至。没过多久,能逃的军官通通逃掉了,而另一队军人踏入了这里。他们号称是来拯救他们,但Erik不再相信任何人。

所以他自己逃了,没有劳烦其他人。 他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他的梦想已经被剃须刀的刀片和镜子碎裂的缝隙给分配好了。他追查消息,杀人,再追查消息,再杀人,首尾相接且周而复始。他一步一步离Klaud越来越近,那是他的起点也是他的终结。

直到流星击中了他的左肩。⑦

Charles。

Charles,作为一个美国人,他奇怪地拥有着英国式的口音。Erik前半糟人生基本是些灰色和白色和黑色,而Charles带着他鲜明的蓝色与红色闯进他的大脑。完全无法解释,美国的混乱不会出那样的纯粹,而英国的冷湿与那样的暖色无缘。他在夜晚砸开沉重的海水,拖住他。Erik以前也这样拖动过别人;不过他是让他们的尸体成为灰烬,而Charles是让他逃离死死压住他的黑色海水。他告诉Erik你并不孤单,而Erik恍惚间想起集中营,一个房子被木板隔成几十个睡觉的窄小空间,身边全是别人的呼吸声和哭泣声,可他仍觉孤独。

Erik在集中营里的八年足以教会他对所有人充满敌意。而Charles,奇怪的,他对一切人友好。Erik想起他恨飞翔的鸟的那段年月。他也恨Charles。他无权以这样的姿态踏进任何人的生活,更无权号称他了解别人。自以为是,Erik见多了这样的人。友善过头,这倒是第一个。他抗拒这个——他抗拒友善。擦亮你的眼睛,Erik告诉自己,因为人有的时候可以变得很残忍,如同利齿割喉的恶狼一般。他曾经在短短的一瞬想要信任别人,最后结局并不太好。所以他一般会提前安排,而最坏的结局一定会被料到。 但Charles最擅长的就是用他英国式的温和缓慢地逼近Erik,直到他无处可逃,除了燃烧别无他法。

一个有可能会填的TBC

1.The Magus,by Carl Barat(拜女神,明天考试请一定要全都通过!)

⒉我觉得小万当年第一次见shaw的时候,shaw问他要不要吃巧克力时小万是想信任他的,因为小万尝试失败之后还对shaw甜笑!!(生气)

⒊Morning Glory,【morning glory】,by oasis

⒋声音来自beard,【parklife single】,by blur

⒌我挺没文化的我只知道犹太女人好像要被剃头,我就假设犹太男人也需要被刮胡子了

⒍Roll With It,【roll with it】,by oasis

⒎Mellow Song,【13】,by blur(原曲是流星击中了我的左手,我记得查查跳下去救万的时候先碰到的是左边肩膀?还是右边?记不得了)

本来是打算新文写个pwp突破自我的(??)结果基友送了我糊的【13】做生日礼物。我最喜欢糊的这张专了所以!就!不好意思我就继续炒冷饭了!是上次那篇Charles Xavier其人的基友篇,是老万pov!(但是可能不一样请不要对照着看)

再此向粥团道歉因为这篇文并没有成为粥团专场(本来是想成为13的专场,但是很烦就是这碟没有歌词本,第二张碟里的大部分歌网易也没有歌词,很气,我的英语完全没有好到可以听出来歌词的地步???所以安利失败了) (因为前面写的一点点被基友夸了所以贼自豪,磕糊让人升华!)(但是写到后面因为碟已经整个放完一遍了所以突然被抽走灵魂,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请随意取关吧)
标题是糊的【13】里的歌,也是糊的纪录片名字。

最后再拜女神!女神保佑我考好!CAmen! 以及拜缸!

评论(14)
热度(24)

© phyt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