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变成红矮星!!

【授翻】kisses through the veil(2)

第二章

—两个月前—

“Lehnsherr骑士。”Neyaphim家的长子在主书房的木门上敲了两次。

“Azazel。”Erik问候道,注视着地平线,两枚硬币在他修长的手指间旋转。即使是背对着他的访客,Erik也能感觉到Azazel红色的尾巴在焦虑地四处拍打。

“我有些重要的消息。”Azazel报告。

   Neyaphim家还没能强大到能独自在如今的政治局势中幸存下来,但对Azazel足够幸运,强大的Lehnsherr家族决定帮助他,就像他们帮助其他没落的家族一样。作为回报,Azazel所需要做的一切就是——

“是关于黑王的。”

——以他自己的方式支持Lehnsherr家族。

Erik没有从落日上移开视线。天幕的红色与Azazel的肤色很相配。

“他选了一位配偶,”Azazel说,走到书架旁。看见Erik仍然没有转身,Azazel继续说了下去。“Xavier家的儿子。”

“儿子?”Erik问,硬币在他手掌上不停地舞动。“那个杂种,Marko?”

“不,不是Marko领主的儿子。是brain骑士和Sharon夫人的唯一的子嗣。”

  Erik转过身,他的表情因为逆光的缘故而模糊不清。

“年轻的Charles Xavier大人。”
_

“Marko大人向黑王献上了所有自己的孩子。我不懂Xavier夫人为何会同意,她明明知道Shaw的家族是北境的强敌之一。”Azazel嘬了口酒,思考着。

“也许那就是为什么。Marko大人和上一任Xavier家主不同,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傻子。他不在乎Shaw的品德问题。他只是想要权力而已。”frost的Emma解释道,百无聊赖地玩着壁炉的火光,钻石手指将光芒散射向各个方向。“他确实会将得到权力,如果有任何一位Xavier嫁给了黑王的话。”

“并且Shaw也能得到他想要的。”Quested的Janos大人提醒。

在 Lehnsherr家族庇护下的各位大人和小姐都是可以被Erik称为亲人的人。在公共场合下,他会遵循礼节,用他们各自的名号称呼他们。但在这里,在他自己的会客厅,他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他们也一样。家人间无需礼节,这是Lehnsherr家不言而喻的规矩。共患难的经历将这些大人和小姐们团结起来,比由于金钱和权力而建立的联盟要牢固得多。

“我懂政治。只要Shaw拥有一位Xavier在身旁,他就可以获得东境所有家族的支持。Shaw的家族,毫无疑问,将会成为南方最强大的。”Azazel忧心忡忡地说。

“你们认为他会想要攻击北境吗?”Jano问。

“如果他能得到东境的全部支持,是的。”Emma说。“他很有野心。你知道的。”

而且,Shaw家族和Lehnsherr家族,准确来说,是宿敌。

“还有Xavier们,他们会攻打北境吗?”Janos不确定地问。

“至少不会是自愿的。”Emma说,抿了一口酒。

“听着,”Erik说,从Azazel“偶然”在集市里发现的一张Xavier最小的儿子的画像上移开目光,不再紧盯着那冬日一样湛蓝的眼眸,蛟龙一样赤红的嘴唇。这是他看到画像后第一次开口。“我们都清楚这是为了政治利益,但Azazel也说了Xavier家的三个孩子都可以嫁人了。为什么不选择那位年轻的小姐,raven?她很可能会给他一个继承人……就算Shaw确实要挑一名男性,为什么不会是Marko的亲生儿子呢?……Emma?”

Emma陷入了沉思,身体一动不动地盯着Erik左边的小玻璃雕像。在他身后,年轻的Xavier在画像上微笑,他红润的脸颊上散落的姜黄色雀斑,让他看起来像是完美的艺术品。

  几分钟滴答地过去,而当Emma终于从沉思中脱身而出时,Janos正在给他们倒第二杯酒。

“读心者。”她说,打破了沉默。所有人都看向她,她继续说了下去。“这位年轻的Xavier不仅在学术方面十分出色,教养也十分良好。他是一位敏锐的战略家和著名的社会学家。如果这些理由还不够充分的话,”Emma看了一眼Erik,“他是一个心灵感应者。”

“一个变种人?”Erik抬眼问到道。

“呃,其实另外的两个也都是变种人。那位年轻的raven是一个变形者,而Marko是,呃,一个无法阻挡的,巨石?”Emma皱起眉头,这让她的表情看起来不再那么完美。Erik翻了个白眼,她慌忙解释道:“干嘛!这就是别人对他的描述!”

Erik微笑着点点头。

“以及,”Emma试图转移话题,“只要你看到那位Xavier家族的继承人,另外的两个就会显得平凡得微不足道。相信我。”

  也许是风吹灭了几根蜡烛,没人知道为什么,但Erik脸上的阴影加深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在昏黄的光线下显得更为尖锐。

“我想要阻止这场婚礼。Emma,Azazel,Janos。不管你们做什么,不能让Shaw与Xavier联姻。”
__

  晚些时候,当月亮躲进了云层后面时,Emma走进了Lehnsherr的图书馆。那时几乎是半夜了,但Janos和Azazel仍然站在地图前,试图制定出一个计划。

“你得给我解释一下。”她说,在壁炉旁一个高背长毛椅上坐下。

“什么?”Erik问,他的思绪现在就像他本人一样心不在焉。他正坐在一把舒适的椅子上浏览公文。

“婚礼。”Emma加重了语气,强调道。

“什么?我只是不想Shaw甚至变得更强。你知道Xavier家族有多强大。”Erik在脑子里懒洋洋地回答,显得过于放松了。

“Erik,你知道我也是个读心者吧。”Emma瞪了他一眼,祈祷着他能明白她在暗示什么。他懂了。

“我告诉过你离我的大脑远一点!”Erik厉声呵道。
  
   Azazel和Janos从桌子上抬起头来。

“只要你别在你的脑子里吵吵嚷嚷。你知道你想的有多大声吗?”Emma冷冰冰地反驳。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气氛一时有些紧张。Azazel困惑地看向Janos,而Janos只是耸了耸肩。壁炉里的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火星在壁炉里跳动。

“你知道了什么?”Erik终于打破了沉默。

“Lehnsherr骑士,因为某些还不甚清楚的原因,对我们的Xavier和Shaw的婚姻投入了过多的关注。”

“我告诉过你,这是为了防止局势难以控制!”

“并且呢?”Emma问,注意到Erik没有看着她回答。

“还有什么?没了!”

但那些一闪而过的影像告诉了她答案。她眼前闪过海蓝色的眼睛和炽热的嘴唇,带有雀斑的皮肤和一个圆润的微笑。这些细节如此清晰以至于她花了一秒钟时间才反应过来那不是她的想法。那是Erik的。

噢。

TBC

PS:因为这篇文之前在随缘上有翻到第六章,但原译者貌似已经很久没上过sy了……所以打算问一下大家。如果想要直接看到第七章的话麻烦在评论扣一,要是人多我就直接从第七章开始了(滑稽脸)
附一下那一篇sy的地址好了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1720&highlight=kisses%2Bthrough&mobile=2

评论(3)
热度(31)

© 来年想做五彩鸡的非丁 | Powered by LOFTER